<ins id="67cfg"></ins>
<tr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tr><noframes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noframes><tr id="67cfg"></tr>
    1. 
      
        <tr id="67cfg"></tr>

          <code id="67cfg"></code>
        1. 最近免费中文字幕大全高清,最近中文字幕完整视频大全,最近中文字幕2019免费版日本,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大全免费
          <ins id="67cfg"></ins>
          <tr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tr><noframes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noframes><tr id="67cfg"></tr>
          1. 
            
              <tr id="67cfg"></tr>

                <code id="67cfg"></code>
              1. 好心攙扶致第三人受傷,善意救助應否擔責

                2023-12-27 14:29:00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為鼓勵社會大眾主動實施救助行為,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四條規定,因自愿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

                文/秦風

                地鐵電梯上,年輕女子不慎摔倒,好心女士上前攙扶,卻意外導致后排乘客摔傷。事發后,受傷乘客將二人和地鐵公司告上了法庭,法院最終如何歸責呢?

                扶梯上出手相助即將跌倒的人引發糾紛,法院判決其不擔責。(圖 / VCG)

                第三人遭殃

                周燕女士家住上海,2021年12月6日下午2時許,她搭乘地鐵前往某大型購物中心,到了世紀大道站,周燕下車打算換乘其他地鐵線。于是,她登上了2號自動扶梯并站在右側,左側是手推嬰兒車的年輕女子,該女子沒有扶電梯扶手。

                不料,電梯上行時,年輕女子突然身體后傾,呈現出頭朝下腳朝上摔倒狀。周燕急忙伸出援手,想把對方攙扶起來。哪知,年輕女子邊喊著“我的孩子”,邊蹬腳欲借力起身,周燕猝不及防被絆倒?!鞍ミ稀?!周燕身后傳出痛苦的驚叫,她的身體壓住了一位老人,年輕女子也緊跟著倒在周燕身上。萬幸的是,有人及時抓牢了嬰兒車,幾個月大的孩子安然無恙。

                后排被壓倒的老人叫李桂香,時年72歲,由于承受不住上面兩人的重壓,疼得直叫。地鐵站工作人員聞訊及時趕到現場,將李桂香老人送往醫院。年輕女子和周燕均未受傷,跟隨工作人員到附近派出所接受詢問。

                李桂香住院治療10天,被診斷為多發軟組織傷,左中指關節損傷。醫學影像診斷報告載明,李桂香胸廓部位第2根肋骨變形扭曲。李桂香向民警陳述,她是江蘇省揚州市人,前來上海探望女兒。事發時,她沒有看清哪一個最先摔倒,當時自己雙手拿著物品,被人壓倒時她本能地用左手抓扶手,物品落在地上,最后還是沒能抓牢扶手。幸好工作人員及時趕來救助。

                年輕女子叫王雯是位全職寶媽,孩子才5個多月。事發時,王雯推著嬰兒車上了扶梯,她覺得是因為電梯故障導致其身體后傾,但沒完全摔倒,反而是右側的乘客周燕先摔倒。地鐵公司除了說明自動電梯正常運行外,還出示了監控錄像,證實了周燕的陳述,即王雯身體后傾即將摔倒之際,周燕伸手去攙扶,卻被王雯絆倒,兩人幾乎同時壓向李桂香。另外還證實,事發時,王雯、李桂香都沒有抓著電梯扶手,周燕抓著扶手。

                法庭激辯

                2022年3月,李桂香將王雯、周燕、地鐵公司告到了上海鐵路運輸法院。

                她要求三被告共同賠償其醫療等費用2.3萬元,精神損害賠償金1萬元。

                李桂香訴稱,其是江蘇省的農民,享受農村居民醫保。住院治療10天左右,扣除醫保報銷部分,仍需自行承擔醫療費用1.7萬元。住院期間,因女兒工作繁忙,不得不花高價雇請護工照料,支付護理費4000元,女兒女婿往返醫院探望,花銷交通費2000元。因為受傷,其精神上也受到損害,故主張撫慰金1萬元。此次事故,其是無辜的受害者,侵權人應該擔負全責。

                周燕辯稱,幫忙攙扶王雯是出于善意,萬萬沒有想到會被王雯絆倒,更沒有預料到會壓倒李桂香,自己好心助人反而惹出了麻煩,如果救助他人也要承擔責任,不利于倡導良好的社會風氣,請求法院判決其不承擔責任。

                王雯在法庭上說,自己摔倒時并沒有碰到李桂香,李桂香受傷是因為她沒有抓住電梯扶手以及被周燕壓倒造成的。即使周燕確實出于好心助人,卻幫了倒忙,假如沒有別人插手,其完全能夠平衡身體,不會釀成意外事故。另外,當時之所以身體后傾,是因為感覺電梯突然停頓了一下,其無思想準備,下意識身體后傾。事發時,自動扶梯上人挨人基本沒有空隙,地鐵公司在管理上也存在漏洞。

                針對王雯的說辭,地鐵公司辯稱,技術人員每天在開放電梯前都要對設備例行檢查,如果存在故障,將關閉電梯進行檢修。當天的值班記錄載明,涉案電梯經檢查運行正常。同時,電梯運行期間,地鐵站時刻提醒乘客注意事項,盡到了謹慎注意義務。王雯和李桂香乘坐電梯時均存在違規行為。

                法庭查明,地鐵公司作為地鐵車站的運營管理者,在涉案自動扶梯左側張貼有《自動扶梯乘梯須知》告示牌,以文字和圖片形式提示“禁止使用手推車”“必須握住扶手帶”等乘梯注意事項,且現場有注意乘梯安全的語音提示。地鐵公司技術人員每天都記載檢查記錄,自動扶梯每隔半月進行定期維護保養。2021年10月,涉案自動扶梯經維保單位保養檢查,各維保項目均無異常。上海市特種設備監督檢驗技術研究院曾于2020年3月和2021年3月,分別對涉案自動扶梯進行年度檢驗,檢驗結果均為合格。涉案地鐵站內設置無障礙電梯供有需要的乘客使用。

                法院當庭播放監控錄像后認定,事發時,王雯手推嬰兒車,因突然身體后傾,周燕出手相助,王雯右腳絆住周燕左腿,周燕踉蹌著摔倒并壓倒沒有抓住扶手的李桂香,與此同時,王雯也摔倒在周燕身上。此外,還有另三名乘客相繼摔倒。

                救助不擔責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周燕看見王雯即將摔倒在扶梯上時,立即出手意欲上前攙扶,其目的是第一時間幫助王雯脫離摔倒在運行扶梯上的險境。因此,周燕的行為是救助他人的善意之舉。李桂香摔倒在扶梯上受傷,主要原因系周燕和王雯相繼向后摔倒,合力作用所致,同時,王雯和李桂香均沒有抓住扶手乘坐電梯,也存在過錯。

                雖然王雯主張如果周燕沒有出手,自己未必會摔倒在電梯上,但從現場錄像看,王雯身體的大部分已經向后傾倒,摔倒在扶梯上的概率極高,在此情形下,周燕及時出手,顯然屬于好心助人,王雯對此不應苛責。周燕對此事故不承擔責任。

                地鐵公司作為管理者,已通過廣播、文字等多種渠道,明確提示乘客須緊握扶手注意乘梯安全,且事發前涉案自動扶梯運行正常,事發后地鐵工作人員第一時間到場處置,已盡到合理且必要的安全保障義務。李桂香提出地鐵公司共同承擔賠償責任的主張,于法無據,不予采納。綜合事故發生全過程,法院酌情認定王雯對本次事故損失承擔80%的賠償責任,剩余20%損失由李桂香自行承擔。

                關于賠償數額問題,一審法院指出,李桂香自行擔負的醫療費17000元,應予認定。李桂香主張的護理費4000元和交通費2000元,并無票據支撐,但考慮實際情況,酌情支持護理費2000元和交通費300元。另酌情認定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元。

                2022年12月6日,上海鐵路運輸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王雯按80%的賠償責任支付給李桂香14400元,另給付精神撫慰金1000元。

                一審宣判后,王雯向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二審法庭上,王雯主張,沒有充足證據證明王雯系侵權人。首先,涉案事故發生原因系地鐵公司運營管理的自動扶梯短暫性故障引起。其次,周燕所謂的出手相助,純粹系其主觀臆測的“好心”,周燕構成對李桂香的直接侵權。此外,現場錄像顯示,電梯上還有其他人也摔倒了,并不能排除其他人的侵權行為。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王雯忽視乘梯須知及安全提醒,在明知涉案自動扶梯上乘客多、人挨人空間小的情況下,仍手推嬰兒車乘梯導致摔倒,繼而引發本案事故,應由王雯承擔相應的民事侵權賠償責任。

                那么,周燕出手攙扶王雯是否屬于救助行為而不承擔責任呢?二審法院分析指出,第一,認定緊急情況下是否構成救助行為,應當堅持從寬原則。周燕對王雯并無法律上的救助義務,當她看到王雯在運行電梯上即將摔倒時,自愿出手攙扶,應當認定其出于善意救助的目的采取了緊急救助措施;第二,認定是否構成善意救助,不應過度苛責救助者注意義務。司法實踐中,若造成第三人損害,救助者構成重大過失的,依法需要承擔責任。具體判定是否構成“重大過失”時,要綜合考量事實、法律和技術等多種因素,不應給救助者設定過高的注意義務。緊急救助制度在于用“及時性”來換取救助機會,而由于事出倉促造成的損害應當屬于合理的代價。本案應充分考慮周燕主觀動機和實際情況,其行為阻卻了王雯在運行電梯上進一步受傷的可能性。周燕主觀上不存在重大過失。第三,第三人人身損害起因在于被救助人過錯。王雯在其乘坐自動扶梯時未遵守地鐵公司關于乘梯安全的指引,未抓住扶梯扶手導致摔倒,進而引發后續涉案事故。因此,本案應適用過錯責任,王雯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理應承擔侵權責任。

                2023年8月3日,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案件點評

                江蘇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方曉霞認為,熱心助人是彰顯社會正能量的善行美德。然而,現實生活中,一些助人救人者,事后反遭索賠、追責的現象時有發生。于是,“路上有人摔倒究竟扶還是不扶”“遇到突發事件要不要出手相助”成為不少人心頭的糾結。

                為鼓勵社會大眾主動實施救助行為,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四條規定,因自愿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這一條款從立法的層面豁免救助人對受救助人造成的損害,為好人“撐腰”,消除了見義勇為者在扶貧濟困、挺身而出之后的顧慮。從而實現了道德到法律的轉化,從法律層面上鼓勵更多人伸出援手。本案與該規定的內容雖然有所差異,施救人行為并未導致被救助人受傷,而是導致被救助人之外第三人受傷,然而,法院綜合考量了三方面的因素,最終判定救助人周燕不承擔責任,符合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四條的立法精神。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2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