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7cfg"></ins>
<tr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tr><noframes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noframes><tr id="67cfg"></tr>
    1. 
      
        <tr id="67cfg"></tr>

          <code id="67cfg"></code>
        1. 最近免费中文字幕大全高清,最近中文字幕完整视频大全,最近中文字幕2019免费版日本,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大全免费
          <ins id="67cfg"></ins>
          <tr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tr><noframes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noframes><tr id="67cfg"></tr>
          1. 
            
              <tr id="67cfg"></tr>

                <code id="67cfg"></code>
              1. 隨時刪除聊天記錄的毒販

                2023-12-26 14:19:37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曲某的反偵查能力很強,他們在交流時以‘紅的’‘白的’代指麻果和冰毒,而且交易地點都選擇在監控盲區,雙方也不見面?!?/p>

                文圖/本刊記者 何正鑫 本刊通訊員 李楊

                以販養吸,構建毒品分銷網絡……湖北襄陽,警方破獲大型販毒團伙案件,共計抓獲39名犯罪嫌疑人,收繳毒品近800克。

                本刊記者近日從襄陽警方獲悉,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日前二審維持原判,涉案的39人中,4名主犯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

                警方在犯罪嫌疑人曲某家中搜出多把管制刀具。

                “玩失蹤”的戒毒人員

                時間回溯到2021年3月,襄陽市高新區居民李某是一名吸毒前科人員,本應按規定定期復檢的他突然不再配合。禁毒社工打電話,李某就以各種借口推脫不報到,甚至更換了手機號碼,與親友和社工玩起了“失蹤”。

                得知情況后,禁毒民警通過追蹤,很快便找到了李某。當時,李某精神萎靡不振、哈欠連天。民警隨即現場用便攜式檢測儀對其進行毛發抽查,果不其然,結果呈陽性。

                “從哪兒來的毒?找誰拿的?”

                “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就在樊城,我只買了幾回?!?/p>

                面對檢測結果,本心懷僥幸、顧左右而言他的李某,當場就交代其毒品是從本地人張某處購得的事實,還透露張某不是“大老板”,他可能是從“一個叫曲某的手里買的毒,而且曲某賣給很多人”。

                經過初步調查,民警確定曲某掌握的是一個近20人的以販養吸團伙,該團伙以零包分銷的方式將毒品銷往襄陽市城區及棗陽、宜城等縣市。大案浮現,民警不敢遲疑,報經上級批準,這起部督毒品目標案件的專案組正式成立。

                “找到毒品來源、徹底斬斷毒品源頭,是打擊涉毒犯罪的關鍵?!痹趯0附M成立的第一次會議上,襄陽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李海東要求,專班民警要始終“瞪大雙眼”,一條條線索追,一個個人員查,通過順藤摸瓜、順瓜摸藤,做到抽絲剝繭、打深打透。

                通過長達1個多月的蹲守,民警發現曲某沒有正當職業卻出手闊綽,租有多輛豪車和高檔住宅。他不僅有外地的購買渠道,還在襄陽本地培養了多名“馬仔”,銷售網絡比較嚴密。

                “曲某的反偵查能力很強,他們在交流時以‘紅的’‘白的’代指麻果和冰毒,而且交易地點都選擇在監控盲區,雙方也不見面?!睂0嗝窬钴S介紹,曲某和其“馬仔”會先通過電話、微信接收買毒人的訂單,隨后將所賣毒品包裹于煙盒、紙巾內,藏匿在小區綠化帶的水管里、消防栓內、電表蓋下等隱蔽地點,再通過手機微信將藏匿毒品地點的照片發送給對方,買毒人收到照片后立即付款并前往藏毒地點取回毒品。因為人貨分離,不見面、不接觸就可以完成整場交易。

                隨著調查的不斷深入,一個深植本地的完整販毒網絡已緩緩在民警面前展開,所有本地的涉案關鍵人員均已被專案組精確掌握,一張“請君入甕”的大網也悄然布下。

                反復出現的“神秘鞋盒”

                曲某在襄陽構建起販毒網絡,那么毒品來自哪里?

                “襄陽不是毒品通道,所以本地的毒情一直不高,我們斷定背后必定還有‘大魚’?!毕尻柺泄簿指咝路志指本珠L馬國旗說。

                隨著對曲某的擴線偵查,專案組發現曲某經常駕車去武漢,疑似去找上游供貨商“進貨”。專案組立即向武漢警方發起協辦申請,對武漢男子柴某進行隱蔽偵查。

                在一體化合成作戰與偵查技術警種的支撐下,專案組民警在1個多月的時間里折返襄陽、武漢兩地進行持續跟蹤,通過對柴某的生活圈子、活動軌跡和交易信息的抽絲剝繭,一個隱藏在武漢的販毒圈子被剝離了出來——柴某的上線為一名姓盧的女性,盧某的背后則是一個有過多次販毒前科的人員徐某。

                至此,一個以徐某為首、串聯武漢襄陽兩地的6級販毒團伙被專案組悉數掌握。

                2021年9月26日凌晨,專案組發現曲某帶著女友李某從襄陽家中出發,準備再次駕車前往武漢“進貨”。經過緊急協商,專案組研判認定時機已經成熟,馬上商請武漢公安協同展開抓捕行動。

                9月27日晚,專班民警與武漢警方分頭行動,待曲某順利拿到毒品后不久,武漢民警隨即將柴某抓獲。襄陽民警一路從武漢跟隨到襄陽,直到曲某和女友返回居住小區。

                “停車!快停車!”“不許動!”雷厲喝令,將靜謐的夜空劃破。專案組民警從四面包抄,迅速將曲某和其女友控制在車內,全程不過數秒。經過現場搜查,民警在曲某的車上的一個鞋盒中搜出200余克冰毒和200粒麻果,車內還放有兩把管制刀具。隨后,民警又在曲某家中搜出多把長刀、一把仿真槍和160余克冰毒及少許海洛因、麻黃素。根據前期掌握的線索,曲某在襄陽的下線很快也悉數落網。

                可是,即便是人贓并獲,曲某卻始終不發一言。

                面對民警審訊時,柴某同樣拒不承認與曲某有毒品交易,即便在曲某車上搜到的裝毒品的鞋盒子,有監控顯示也曾出現在柴某手中,但因雙方互不承認,也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交易過程,柴某以同類型鞋盒子很多為由,仍拒絕認罪。此時,由于從柴某家中僅僅搜出10余克毒品,根本不足以對柴某以主犯角色進行起訴,案件偵辦陷入僵局。

                “遇山打洞,遇水架橋,必須拿下這些人!”抱著絕不放過任何一名毒販的決心,民警對柴某的“上線賣家”盧某、徐某繼續展開追蹤。

                閉環證據鏈促使“零口供”定罪

                36歲的盧某是武漢人,以前靠打零工為生,2021年以后主要在朋友圈賣化妝品,但據知情人透露“生意很一般”。

                親戚朋友眼中收入不高的盧某,此次“創業”似乎“賺了不少”,在武漢市購買房產,甚至開起了高檔轎車。沒想到,這個表面上光鮮亮麗的“白富美”,私底下早已變身為大毒販徐某的“帶貨人”。

                辦案民警介紹,由于對柴某的審訊一直沒有取得突破,他“失聯”的消息也間接“驚”到了十分狡猾的徐某,其暫停了與盧某間的毒品交易。

                “與犯罪分子較量,既靠智力與勇氣的比拼,也靠耐力與策略的較量?!?022年5月,專案組得到消息:恩施公安在偵辦一起販毒案時,犯罪嫌疑人指認了盧某,并提供大量交易憑證。

                專案組覺得時機來臨,于2022年6月迅速對盧某進行抓捕,因在其家中僅搜到1克毒品,盧某到案后同樣拒不認罪。但面對民警掌握的大量鐵證,盧某最終承認了販毒事實,并交代了自己的上線徐某,提供了大量交易證據。

                盧某交代,自己只是作為中間人幫徐某“帶貨”,她按徐某指示,每次與“大客戶”交易時都用鞋盒作為偽裝,曾經出現在曲某和柴某手中的神秘鞋盒,裝的不是鞋子,而是毒品。

                有了盧某的指控,民警立即對盧某的上線徐某進行抓捕,在其家中搜出毒品約17克。然而,面對鐵一般的證據,徐某、柴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依然百般抵賴,互相推諉,拒不交代自己的罪行。

                辦案民警介紹,毒品犯罪本來就很隱蔽,曾受警方打擊的徐某、柴某有著豐富的反偵查經驗。他們平時交易用的微信、銀行賬戶、手機卡都不是自己名下的,而且交易后,兩人都會第一時間刪掉照片、視頻,刪除交易記錄,自認為就算被抓,警方也不會找到他們販賣毒品的證據。

                在諸多證據和警方強大的攻勢下,襄陽籍毒販曲某的心理防線被攻破,交代了他與柴某的交易事實,至此,串聯本案中所有犯罪嫌疑人的完整證據鏈條清晰顯現。

                2022年4月,法院一審判處曲某、柴某、盧某、徐某四人有期徒刑15年。除曲某外,其余幾人均以收繳毒品較少為由,認為判罰過重,提出上訴。綜合警方已掌握的整個販毒網絡運轉、資金往來、毒品交易數量等證據,今年7月,二審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

                辦案民警介紹,本案中,39名吸販毒人員,22人被判處不同刑罰,17人被行政處罰。其中,年齡最大的60歲,最小的26歲,人人吸毒。柴某等人自以為死不承認就能蒙混過關,但他沒料到,“零口供”也能定罪,任何犯罪分子都必須為自己的“瘋狂行為”付出應有的代價。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2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