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7cfg"></ins>
<tr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tr><noframes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noframes><tr id="67cfg"></tr>
    1. 
      
        <tr id="67cfg"></tr>

          <code id="67cfg"></code>
        1. 最近免费中文字幕大全高清,最近中文字幕完整视频大全,最近中文字幕2019免费版日本,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大全免费
          <ins id="67cfg"></ins>
          <tr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tr><noframes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noframes><tr id="67cfg"></tr>
          1. 
            
              <tr id="67cfg"></tr>

                <code id="67cfg"></code>
              1. 寵物醫療這本賬,何時能說清楚

                2023-12-22 13:51:23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近年來,寵物醫療領域出現了價格不透明、誘導消費、價高質低、過度醫療以及從業人員資質不透明等問題

                文/本刊記者 周潔萌

                近年來,很多養寵人士把寵物看成生活中的重要伴侶,寄托了深厚的情感。在寵物生病時,帶它們去專門的寵物醫院治療是很多寵物主人的第一選擇。但在治療過程中,常會發生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媒體曾經報道過諸如價格不透明、檢查費用動輒成千上萬元、給寵物打疫苗操作不當導致寵物死亡等事件。這些事件背后,蘊含著有關寵物醫療的哪些法律風險呢?

                正在被治療的寵物狗。(圖 / VCG)

                寵物也有過度醫療

                前不久,《法治日報》報道,陳女士飼養的一只泰迪犬摔傷,走路有點歪斜,隨后到寵物醫院檢查,醫生建議拍腦部CT 檢查,后續還要進行開顱手術。當問到診療費用時,醫生告訴陳女士,腦部CT 要千元以上,開顱預計要花費萬元。陳女士覺得過于昂貴,就來到另外一家寵物醫院,結果才花了 300 多元小狗就恢復了健康。陳女士認為,第一家寵物醫院有“過度醫療”之嫌。

                《2022 年中國寵物醫療行業白皮書》顯示,早在 2020 年,我國犬貓養寵規模已經超過了 1 億只。近年來,寵物經濟的繁榮,催生著寵物食品、寵物玩具、寵物醫療及設備等細分行業的快速發展,其中寵物醫療因伴隨著諸多法律風險成為被關注的焦點。

                根據現有法律規定,開設寵物醫療機構需要具備一定條件。其中,除了工商營業執照、動物診療許可證、動物防疫合格證這三個硬核條件外,還需要配備三名以上持有寵物醫師資格證書的寵物醫生。此外寵物醫院還應設立診療室、處置室、手術室、病房、藥房、化驗室、X光室或 B 超室、消毒供應室等科室。

                如此看來,開設一家寵物診療機構程序繁雜,投資巨大,所以很多人選擇加盟寵物診療機構知名連鎖品牌,這樣投資較少、運營管理又相對成熟。網絡檢索發現,加盟費用一般在 20 萬元至 50 萬元之間。

                數十萬元的加盟費用加上房租、人員工資等開支,據業內人士保守估計,開設一家寵物診療機構每年至少要投入200 萬元。該人士表示,高額的投資,促使很多診療機構在逐利思維下,紛紛開展過度醫療。

                上海民生直通車刊發的《花 2400 元把檢查做了個遍,愛犬還是被誤診為腸胃炎死了》一文稱,小馮的愛犬在寵物醫院經歷“驗血、B 超、X 光、胰腺檢查、感染檢查、生化檢查”一系列檢查和診斷后,最終由于誤診耽誤了最佳治療時間導致死亡。

                該業內人士認為,寵物過度醫療問題在很多動物診療機構是客觀存在的。首先,動物醫院以營利為目的,采取了一些措施,鼓勵、誘導甚至迫使醫生多開檢查單、多做治療。其次,寵物醫生的收入和醫院的收入掛鉤,這促使寵物醫生為患病寵物開具過量檢查項目、誘導手術、開進口藥或價格昂貴的藥品等,目的就是增加醫院收入,從而獲得豐厚的工資獎金收入。另外,進行全面檢查有時也是為了迎合寵物主人的心理需求,避免不必要的醫療糾紛,檢查范圍擴大了,自然會出現過度醫療情況。

                寵物死因鑒定難

                在我國,各類鑒定機構眾多,但寵物鑒定機構卻很稀缺。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人才匱乏,另一方面是由于寵物研究在我國起步較晚,尚未形成專業體系。以上這些導致寵物醫療事故、寵物死因、寵物價值等鑒定工作難以開展。

                2022 年 5 月至 6 月間,遼寧沈陽于女士將癥狀為感冒的49只寵物貓陸續送至沈陽市沈河區某寵物醫療門診部診治,其中32只幼貓在診治過程中死亡。門診部給出的結論是這些幼貓死于貓瘟。于女士卻認為,門診部提供的診療記錄與實際診療行為不相符,門診部給患有貓瘟的寵物貓注射人類抗癌藥物,并進行了輸血,但在診療記錄中卻沒有記載,在未征得寵物所有人同意的情況下,為寵物注射不明藥物以及輸血,其診治行為存在重大過錯。

                雙方因幼貓死因發生爭議,并訴至沈河區人民法院。其間,于女士向沈河區人民法院申請對門診部的醫療服務行為與 32 只寵物貓的死亡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原因力大小、責任比例進行鑒定,并對已死亡的 32 只貓的價值進行鑒定。

                隨后,因法院告知沒有備選鑒定機構,于女士選擇沈陽農業大學畜牧獸醫學院和錦州醫科大學畜牧獸醫學院作為鑒定機構,并得到門診部的同意。

                兩家機構均認為,貓瘟與門診部之間的診療行為是否存在關聯性,尤其是群養的寵物貓,很難認定,因為診療行為涉及藥品有效劑量和中毒劑量,每只寵物貓會存在個體差異,因此,對于案涉申請事項無法鑒定,且于女士提供的相關證據不足以證明寵物貓死因與門診部的診療行為有關聯,導致于女士敗訴。

                寵物死因鑒定難,并非個例。此前某寵物在浙江杭州某寵物醫院做手術后死亡,寵物主人多方尋找鑒定機構未能如愿。對此,杭州市畜牧獸醫局工作人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明確表示,杭州市目前沒有設立寵物鑒定機構,也很難設立。

                一位寵物行業經營人士坦言,很多寵物行業的專家都在寵物醫院任職或自己開設診所,其實他們也很難保證其所在的寵物醫院或診所不出類似問題,正是出于這樣的擔心,一些寵物鑒定機構形同虛設,平時很少開展鑒定工作,即使能鑒定,也很難保證鑒定結論的公正性。

                愛寵離世,主人傷心不已。(圖 / VCG)

                “無證行醫”問題多

                今年 4 月,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發布消息稱,2022 年 4 月至 2023年 4 月間,江蘇全省與寵物醫療相關消費輿情信息共計 49313 條,其中負面消費輿情 14352 條,占總量的 29.1%。無證行醫、無證展開診療活動成為網絡輿情的焦點問題。

                2020 年 9 月,耿女士在黑龍江省大慶市高新區一家寵物醫院給寵物母貓做絕育手術,雙方簽訂了寵物手術協議書,耿女士支付費用 400 元。隨后母貓因感染貓瘟于2020年10月6日死亡。多次索賠無果后,耿女士將該寵物醫院訴至當地法院,請求賠償。

                耿女士表示,手術由該店雇傭的試用期未注冊執業獸醫師所做,手術存在問題,同時母貓也在該店感染貓瘟,責任在寵物醫院。而寵物醫院認為手術沒有問題,母貓死于貓瘟與其無關。

                當地法院經審理認為,從整個診療過程看,該寵物醫院并未曾提出過寵物貓存在病態,且對母貓進行了血常規檢查,確認貓身體健康可以手術。手術后貓患病死亡,兩者之間具有高度關聯性,作為專業的寵物診療機構應該盡到說明義務和合理注意義務,寵物醫院的證據并不足以證明其盡到了相應的義務。綜上,因寵物醫院存在診療不規范,未盡到足夠的說明和注意義務應承擔主要責任。

                記者發現,2021 年 11 月 24 日大慶市農業農村局對前述寵物醫院作出過一份行政處罰決定書:“經調查,該動物醫院分別于 2020 年 9 月 23 日和 2020 年 10 月2 日做過動物絕育手術,經營者不能提供兩次手術的執業獸醫注冊證,檢查時不能提供病歷檔案和處方箋?!?/p>

                最終,該寵物醫院因動物診療場所面積不符合規定、未經執業獸醫注冊從事動物診療活動及應當開具處方未開具處方等行為受到了行政處罰。

                從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今年 4 月發布的《江蘇省寵物醫療行業消費調查報告》來看,“無證開業”寵物診療場所泛濫,寵物醫療行業現存未按規定開展動物診療活動,寵物醫生“無證行醫”,寵物醫療事故頻發等問題。

                針對寵物診療機構亂象,為了加強動物診療機構管理,規范動物診療行為,保障公共衛生安全,2022 年 3 月 16 日農業農村部發布關于《動物診療機構管理辦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的通知,同年 8 月 22 日,《動物診療機構管理辦法》經農業農村部第 9 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自 2022 年 10 月 1 日起施行。

                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動物診療機構管理辦法》規定了動物診療包括動物的健康檢查、采樣、剖檢、配藥、給藥、針灸、手術、填寫診斷書和出具動物診療有關證明文件等,進一步明確界定了動物診療活動范圍。同時,《動物診療機構管理辦法》在強化診療管理方面也作出了一系列新的規定,主要包括明確建立健全動物診療機構信息管理系統,推行許可網上辦理,優化辦事流程;根據行業發展特點,增加互聯網診療活動、學生實習和實踐教學活動;規范病歷類型、記載內容和處方箋的格式、保存要求。

                近年來,寵物醫療領域出現了諸多問題,比如價格不透明、誘導消費、價高質低、過度醫療以及從業人員資質不透明、水平參差不齊等,這些問題背后暗藏法律風險。

                依據民法典相關規定,寵物并非法律主體,而是屬于寵物主人所有的財產范疇,從目前相關司法判例來看,涉及寵物醫療糾紛的案件,多以財產損害賠償案由起訴,其遵循“誰主張誰舉證”原則,但在此類訴訟中,寵物主人受限于寵物醫療專業知識匱乏以及相關證據收集難度大等原因,往往很難提供證據證明寵物醫院的治療服務存在過錯,并因此承擔敗訴風險。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2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