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7cfg"></ins>
<tr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tr><noframes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noframes><tr id="67cfg"></tr>
    1. 
      
        <tr id="67cfg"></tr>

          <code id="67cfg"></code>
        1. 最近免费中文字幕大全高清,最近中文字幕完整视频大全,最近中文字幕2019免费版日本,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大全免费
          <ins id="67cfg"></ins>
          <tr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tr><noframes id="67cfg"><track id="67cfg"><acronym id="67cfg"></acronym></track></noframes><tr id="67cfg"></tr>
          1. 
            
              <tr id="67cfg"></tr>

                <code id="67cfg"></code>
              1. 以法治思維保障“它經濟”

                2023-12-19 13:43:01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文/趙志疆

                近年來,養寵物已經成為年輕人的一種新生活方式。

                《寵物行業藍皮書:2023中國寵物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23年中國養寵數量將增至近兩億只,寵物市場規模增至近2500億元。伴隨著“它經濟”的興起,寵物產業呈現出強勁發展的勢頭,寵物食品、醫療、寄養、攝影、殯葬、保險等商業模式日益細化,寵物市場產業鏈不斷完善,涌現出大量的寵物溝通師等新行業和新崗位。

                “只需要兩張寵物照片,告知寵物的姓名、年齡、性別,寵物溝通師就可以遠程和寵物‘對話’,向主人轉述寵物腦子里在想什么?!边@是一位寵物溝通師在社交平臺上的自我介紹。坦白說,寵物溝通充滿了“玄學”味道——因為寵物不會說話,寵物溝通師的努力到底有沒有實際效果,不僅很難證實,而且很難證偽。

                如果說寵物溝通師的職業瓶頸在于缺少規范,更多的寵物消費糾紛都源于有法不依。離過年還有兩個多月,不少人就已經開始在寵物醫院預定寵物寄養名額,盡管價格不菲,寵物主依然趨之若鶩。原因很簡單,節假日寵物寄養“僧多粥少”。

                實際上,寵物寄養的門檻并不低。按照《北京市動物防疫條例》規定,從事動物寄養活動,應當符合以下條件,包括“有獸醫專業技術人員;有相應的消毒、廢物處理或者暫存設施設備;有與其服務規模相適應的隔離飼養器具和動物活動空間;有完善的動物防疫管理制度”。但在市場供不應求的環境中,寵物寄養市場可謂泥沙俱下——黑貓投訴平臺顯示,“寵物”詞條相關的投訴案例超1萬個,多個帖子涉及寵物店服務質量、寵物安全問題。

                相比起寵物寄養,更令寵物主感到焦慮的是寵物醫院。動輒成千上萬元的動物診療費、不同醫院對同一項目的收費大相徑庭、無證經營、無證行醫、處方不規范等行業亂象頻出……凡此種種,莫不使寵物主怒不可遏卻又徒呼奈何。

                生活中,不少寵物醫院的業務由四部分組成:醫療、美容、用品和寄養。還有一些開展寵物醫療服務的,則是“寵物服務中心”或“寵物會所”。從法律意義上來說,這些都不符合寵物醫院的相關規定——根據《動物診療許可證管理辦法》,開設寵物醫院必須有執業獸醫,即獸醫專業??飘厴I生并通過農業農村部考試后獲得職業獸醫資格證;對于店鋪的經營面積也有要求,必須在60平方米以上;此外內部設施也有明確的分區管理要求,應有獨立的候診室、診療室、化驗室、手術室和藥房,看病區應隔離,避免檢查身體和住院的寵物在同一空間造成交叉感染。對照之下,真正符合條件的寵物醫院到底有多少?

                伴隨著寵物經濟的發展,異寵也日漸混得風生水起。艾瑞咨詢發布的《2021年中國寵物內容價值研究白皮書》顯示,社交平臺上異寵內容所受關注度逐漸上升,在寵物內容熱度中占比在5%至15%之間。盡管異寵的賣點在于新奇,但飼養過程不能“不走尋常路”——如果逾越了法律的紅線和道德的底線,不免“養虎為患”。

                實際上,飼養寵物最大的風險在于,如何協調寵物與人之間的關系。每一起“狗咬人”事件,都是對個人權益的傷害,同時也暴露出公共管理中的疏漏。按照相關法律規定的職責分工,動物防疫監管部門負責犬類預防接種、登記工作;公安機關負責查處違法養犬,收容處置流浪犬、狂犬、傷人犬;城市管理部門負責查處不系狗繩等行為。問題是,違法養狗行為多發生在居民區內,相關管理部門難免“鞭長莫及”。

                養不養狗是個人選擇,文明養狗則是應盡的公共義務。鏟除違法養狗的現實土壤,需要不斷細化相關規定,在此基礎上建立聯動管理機制,疏通監督舉報渠道,倒逼養狗者增強法治觀念和責任意識。實際上,這也是理順寵物與人之間關系的不二法門——在一個法治社會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是維護“它經濟”健康發展的根本保障。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2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